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正文行业资讯
天然气市场化:价格并轨是改革关键
时间: 2016-04-22 阅览数: 次 字体:

天然气市场化改革“路线图”已明确。

近日,发改委对《关于深化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的意见》进行了讨论,此方案旨在推动非居民天然气价格与居民天然气价格实现并轨,并有望在“十三五”期间实现。

据了解,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最终目标是全面市场化,到2017年底竞争性价格要完全放开,天然气价格也要完全放开,政府管制的只是管道部分。

其实,关于天然气改革,政府的脚步从未停止过,为了市场化改革,早在2010年,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提高国产陆上天然气出厂基准价格的通知》,开启了中国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改革进程。2015年发布的《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被认为是价格改革的纲领性文件,提出“尽快全面理顺天然气价格,加快放开天然气气源和销售价格”。

交叉补贴问题严重

目前,我国的天然气价格改革正处于转变过程中。金银岛天然气高级分析师江波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目前,我国天然气价格管理依然实行政府定价,由过去的“成本加成法”实现了向“市场净回值法”的转变,执行“一省一价”的门站价格管理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天然气定价向“市场化”发展的总体发展思路,2015年11月1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降低非居民用天然气门站价格并进一步推进价格市场化改革的通知》,在“市场净回值法”定价的基础上对门站价格放松了管理,提出将非居民用气由“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允许供需双方在2016年11月20日之后进行自主协商定价,定价范围为“基准门站价”上浮20%下浮不限。

这一政策,被业内人士称之为天然气定价向市场化迈进的关键步伐。

“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方向是实现市场化定价,改革的目标是"放开两头,管住中间",即放开上游气源和终端销售价格,政府只监管自然垄断的管网输配气价格。”江波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近几年来,历次的天然气价格调整主要针对非居民气价,居民气价一直未做调整。因而,目前国内天然气价格还存在双轨制,对于居民用气方面,相关部门的改革态度主要是建立居民阶梯用气价格制度。

虽然多数地区已出台居民阶梯气价政策,但目前各地燃气公司对居民都执行较低的价格,80%-90%的居民用户全年所用气量基本在第一阶梯范围内。因而国内居民用气价格远低于非居民气价,交叉补贴问题严重。

有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我国除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福建地区由于未通上管道气或者以进口气为主,居民和非居民执行统一的门站价格。而其它区域居民用气较非居民用气门站价格普遍低0.2元/立方米-0.5元/立方米上下,最高差价甚至达1.73元/立方米。

价格并轨是发展方向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1年实行“市场净回值法”定价以来,天然气定价与市场特征保持了协同发展,非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经历了四次调整。而居民用气门站价格则自2010年以来始终未作出调整。2015年11月,发改委发布新的调价通知,在降低非居民用气门站价格0.7元/立方米的基础上提出要进一步提高天然气价格市场化。

“下一步天然气价格改革如何推进,显然实现门站价的并轨是一个重要里程碑,择机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和非居民用气门站价格是绕不开的问题。”江波说。

生意社天然气分析师李文静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居民天然气和非居民天然气的价差与暴利,让所有处于天然气中游的省管公司都想方设法得到更多的居民天然气,然后再以非居民天然气价格卖出,从而获取暴利。

据了解,当前的非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与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保持了平均0.3元/立方米的价差。江波对记者说,若实现门站价并轨,显然可以考虑继续降低非居民用气门站价0.3元/立方米,实现“低挂”并轨;或者考虑提高居民用气门站价格0.3元/立方米,实现“高挂”并轨。但就目前来看,并轨很难实现。

江波认为,若实现“低挂”并轨,则需要在去年11月降价0.7元/立方米的基础上,再次下调0.3元/立方米。过快的下调频率使得上游供气企业不堪重负,特别是在国际油价下跌和国内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供气企业利润率已经大幅下滑;若实现“高挂”并轨,则意味着居民用气将被迫涨价。而居民用气价格牵涉面广影响深远,需要当地政府召开价格调整听证会才可执行,短期内在全国各地密集召开调价听证会难以有效实施。

市场化改革充满挑战

面对天然气价格并轨遭遇到的困境,天然气价格市场化似乎还需时日。对于复杂的天然气价格市场化,究竟最需要厘清哪些问题呢?

“要想实现天然气价格市场化,必须解决四个关键问题。”江波认为,一是门站气价完全由供需双方自主协商确定,政府只监管管输和配气环节。二是交易环节实现平台化竞争交易,发挥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的功能。三是推出峰谷气价政策,鼓励储气设施建设。四是建立非居民用气季节性差价,促进用户自发削峰填谷。

记者了解到,去年11月的调价政策提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制,允许基准门站价格上浮20%来实现有限制的放松管制。

江波表示,从国家层面推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的建设,引导交易环节的平台化竞争交易;从国家层面提出峰谷气价政策,允许储气服务实行市场化定价,储气库经营企业可与用气企业单独签订销售合同,约定气量和价格;根据我国用气季节性特征,在非采暖季对非居民用户实行相对较低价格,而在采暖季则对非居民用气实行相对较高价格,以季节性差价的方式,促进用户自发进行削峰填谷。

虽然,天然市场化改革的“路线图”已画好,但实施起来,或许会遇到一些难题,天然气市场化改革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去年11月份,发改委在举行媒体通气会时,相关负责人宣布,降低非居民天然气门站价格,并进一步提高天然气价格市场化。根据国内外能源价格变化情况,择机逐步理顺居民用气价格,由于居民与非居民用气门站价格仍存在一定差价,在实际执行中暴露出的问题较多,需要择机理顺。

摘自《中国产经新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新疆阿克苏地区下调居民类采暖用天然气销售价格关闭窗口